04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四):尘埃落定

你好,我是张磊。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:小鲸鱼大事记之尘埃落定。在上一次的分享中我提到,伴随着 Docker 公司一手打造出来的容器技术生态在云计算市场中站稳了脚跟,围绕着 Docker 项目进行的各个层次的集成与创新产品,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这个新兴市场当中。而 Docker 公司,不失时机地发布了 Docker Compose、Swarm 和 Machine“三件套”,在重新定义 PaaS 的方向上走出了最关键的一步。这段时间,也正是 Docker 生态创业公司们的春天,大量围绕着 Docker 项目的网络、存储、监控、CI/CD,甚至 UI 项目纷纷出台,也涌现出了很多 Rancher、Tutum 这样在开源与商业上均取得了巨大成功的创业公司。在 2014~2015 年间,整个容器社区可谓热闹非凡。这令人兴奋的繁荣背后,却浮现出了更多的担忧。这其中最主要的负面情绪,是对 Docker 公司商业化战略的种种顾虑。事实上,很多从业者也都看得明白,Docker 项目此时已经成为 Docker 公司一个商业产品。而开源,只是 Docker 公司吸引开发者群体的一个重要手段。

03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三):群雄并起

你好,我是张磊。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:小鲸鱼大事记之群雄并起。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剖析了 Docker 项目迅速走红背后的技术与非技术原因,也介绍了 Docker 公司开启平台化战略的野心。可是,Docker 公司为什么在 Docker 项目已经取得巨大成功之后,却执意要重新走回那条已经让无数先驱们尘沙折戟的 PaaS 之路呢?实际上,Docker 项目一日千里的发展势头,一直伴随着公司管理层和股东们的阵阵担忧。他们心里明白,虽然 Docker 项目备受追捧,但用户们最终要部署的,还是他们的网站、服务、数据库,甚至是云计算业务。这就意味着,只有那些能够为用户提供平台层能力的工具,才会真正成为开发者们关心和愿意付费的产品。而 Docker 项目这样一个只能用来创建和启停容器的小工具,最终只能充当这些平台项目的“幕后英雄”。而谈到 Docker 项目的定位问题,就不得不说说 Docker 公司的老朋友和老对手 CoreOS 了。CoreOS 是一个基础设施领域创业公司。 它的核心产品是一个定制化的操作系统,用户可以按照分布式集群的方式,管理所有安装了这个操作系统的节点。

02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二):崭露头角

你好,我是张磊。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:小鲸鱼大事记之崭露头角。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说到,伴随着 PaaS 概念的逐步普及,以 Cloud Foundry 为代表的经典 PaaS 项目,开始进入基础设施领域的视野,平台化和 PaaS 化成了这个生态中的一个最为重要的进化趋势。就在对开源 PaaS 项目落地的不断尝试中,这个领域的从业者们发现了 PaaS 中最为棘手也最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:究竟如何给应用打包?遗憾的是,无论是 Cloud Foundry、OpenShift,还是 Clodify,面对这个问题都没能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,反而在竞争中走向了碎片化的歧途。而就在这时,一个并不引人瞩目的 PaaS 创业公司 dotCloud,却选择了开源自家的一个容器项目 Docker。更出人意料的是,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技术,却开启了一个名为“Docker”的全新时代。你可能会有疑问,Docker 项目的崛起,是不是偶然呢?事实上,这个以“鲸鱼”为注册商标的技术创业公司,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就是:坚持把“开发者”群体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。

01 | 预习篇 · 小鲸鱼大事记(一):初出茅庐

你好,我是张磊。我今天分享的主题是:小鲸鱼大事记之初出茅庐。如果我问你,现今最热门的服务器端技术是什么?想必你不假思索就能回答上来:当然是容器!可是,如果现在不是 2018 年而是 2013 年,你的回答还能这么斩钉截铁么?现在就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五年前去看看吧。2013 年的后端技术领域,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过令人兴奋的东西了。曾经被人们寄予厚望的云计算技术,也已经从当初虚无缥缈的概念蜕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虚拟机和账单。而相比于的如日中天 AWS 和盛极一时的 OpenStack,以 Cloud Foundry 为代表的开源 PaaS 项目,却成为了当时云计算技术中的一股清流。这时,Cloud Foundry 项目已经基本度过了最艰难的概念普及和用户教育阶段,吸引了包括百度、京东、华为、IBM 等一大批国内外技术厂商,开启了以开源 PaaS 为核心构建平台层服务能力的变革。如果你有机会问问当时的云计算从业者们,他们十有八九都会告诉你:PaaS 的时代就要来了!这个说法其实一点儿没错,如果不是后来一个叫 Docker 的开源项目突然冒出来的话。

05 | 白话容器基础(一):从进程说开去

你好,我是张磊。今天我和你分享的主题是:白话容器基础之从进程说开去。在前面的 4 篇预习文章中,我梳理了“容器”这项技术的来龙去脉,通过这些内容,我希望你能理解如下几个事实:容器技术的兴起源于 PaaS 技术的普及;Docker 公司发布的 Docker 项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;Docker 项目通过“容器镜像”,解决了应用打包这个根本性难题。紧接着,我详细介绍了容器技术圈在过去五年里的“风云变幻”,而通过这部分内容,我希望你能理解这样一个道理:    容器本身没有价值,有价值的是“容器编排”。也正因为如此,容器技术生态才爆发了一场关于“容器编排”的“战争”。而这次战争,最终以 Kubernetes 项目和 CNCF 社区的胜利而告终。所以,这个专栏后面的内容,我会以 Docker 和 Kubernetes 项目为核心,为你详细介绍容器技术的各项实践与其中的原理。不过在此之前,你还需要搞清楚一个更为基础的问题:    容器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在第一篇预习文章《小鲸鱼大事记(一):初出茅庐》中,我已经提到过,容器其实是一种沙盒技术。

开篇词 | 打通“容器技术”的任督二脉

你好,我是张磊,Kubernetes 社区的一位资深成员和项目维护者。2012 年,我还在浙大读书的时候,就有幸组建了一个云计算与 PaaS 基础设施相关的科研团队,就这样,我从早期的 Cloud Foundry 社区开始,正式与容器结缘。这几年里,我大多数时间都在 Kubernetes 项目里从事上游技术工作,也得以作为一名从业者和社区成员的身份,参与和亲历了容器技术从“初出茅庐”到“尘埃落定”的全过程。而即使从 2013 年 Docker 项目发布开始算起,这次变革也不过短短 5 年时间,可在现如今的技术圈儿里,不懂容器,没听过 Kubernetes,你还真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容器技术这样一个新生事物,完全重塑了整个云计算市场的形态。它不仅催生出了一批年轻有为的容器技术人,更培育出了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开源基础设施技术市场。在这个市场里,不仅有 Google、Microsoft 等技术巨擘们厮杀至今,更有无数的国内外创业公司前仆后继。